日落的海

隔窗赖有芭蕉叶,未负潇湘夜雨声。

【喻黄】婚礼

第一次写同人,重度OOC,按照我的预计这是喻队的生贺奈何脑洞大过天真正动手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D

喻队我喜欢你很久了虽然迟了很久但是依然生日快乐

以及感谢每一个点开的人(虽然当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看),你们都是小天使

本来想写一个很简单但是略温暖的故事,但是到最后不知道该怎么结尾于是强行结尾ORZ,但是请相信我我当真是很认真写的Σ(⊙▽⊙"a

————————————————————————————————

       黄少天下车的时候,正是这片乡村风景一天中最美的时候。

       喻文州找了块空地停好车,走到他身边:“就是这里?”

    “是啊队长,我跟你说我好久都没有回来了,如果不是有GPS我们早就不知道迷路迷到哪里去了,话说为什么就不能修修路,如果不是我爸妈不想来我才懒得走这一趟呢……”

          是的,黄少天作为在城市长大的一代已经是很少回位于乡下的老家的了,然而奈何今年有一家和他关系很近的亲戚家的哥哥要结婚,黄少天的父母表示年纪太大回去不方便派出了黄少天一个人回去参加婚礼,而他的男朋友喻文州担心黄少天一个激动伤到自己直接影响几天后的比赛,干脆跟着一起来了。。因为目的地是城市化进程几乎完全没有接触到的地方,加上答应新郎布置新房,他们还需要在那里住上一夜——真是个惨痛的故事。

        停车的坡下面就是新郎家,此时新郎听到动静已经迎了出来:“少天来了?刚刚还在说你什么时候来呢……诶文州也来了?欢迎欢迎。”

        ‘看什么看是不是从来没见过我们队长这么帅这么好的人,要盯着看去看我嫂子去,对了我给你说你等一会在姑姑她们面前可千万别说漏嘴了,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你好。”新郎果断地朝喻文州点点头,打断黄少天的话,“还有啊,少天,别怪我没提醒你,等一会我妈他们给你推荐相亲对象的时候你还是担心你会不会说漏嘴吧!”

         新郎说是黄少天的哥哥,实际上两人是同年,可以说从小一起裹大的,新郎本身也在G市工作,对黄少天和喻文州的事自然一清二楚,不过考虑到长辈普遍陈旧的观念以及一不小心说漏嘴后对战队造成的影响,这件事在亲戚中也就只有同辈的几个人以及双方父母知道。所以黄少天在众位慈祥的长辈心中便是一个品质好收入高虽然有点烦但是并不影响整体的优质相亲对象。

        ”什么什么什么姑妈他们又开始了吗我说我到底是哪里做的太好了每年都要来这么几次,我对谁家姑娘家今年又添了什么嫁妆真的没有一点兴趣啊……“

        ”少天的姑姑很喜欢给人介绍对象吗?“

        ”那不是吗,凡是过了二十还没有对象的都难逃一死,队长我给你说,我都可以猜到等一会……“

        ”哟,少天回来了!“这是来自姑姑热情的呼唤。

        黄少天默默地吞下嘴边的话:我都可以猜到等一会你也被祸害的样子了……

       ”这位是?“

       ”阿姨好,我叫喻文州,是少天的队长,也是少天哥哥(原谅我懒得取名字)的朋友这次和少天一起来,麻烦了。“喻文州依然是文质彬彬的样子。

       ”你就是文州啊,经常听少天提起你,那有什么麻烦的,别嫌弃我们这里就好。“姑妈笑的一脸灿烂,显然很喜欢这个年轻人。她又转向亲侄子黄少天,”少天,谈女朋友了吗?“ 

       ”哎呦姑姑你饶了我吧,我根本还没有开始考虑这件事啊,我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没人要啊姑姑你说是不是,等我退役了再说吧。“

       ”唉你这孩子,你看看你们队长,对,文州,这孩子这么俊一看就有对象了吧?“

       对,是有对象了,说出来吓死你,就是你亲侄子 。黄少天腹诽,面上却继续不动声色,”哪有,我们队长可也是黄金单身汉一枚,我说姑姑你可别祸害人家,人家家里还有个姑娘等他回家呢。“

       喻文州:……

       看了半天热闹的新郎终于看不下去了,上前以楼上新房等着人收拾的理由把两人带离这片是非之地。楼上已经有几个新娘那边的姐姐在开始了,两个人加入其中帮着打气球,直到晚饭前都没有独(suan)处(zhang)的时间——黄少天看着坐在他身边的喻文州微笑的侧脸,莫名的打了个冷颤。

       乡村的夜晚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没有wifi也没有电视,吃完晚饭后没多久天就完全黑了下去,除了聊天便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精力充沛的亲戚们准备彻夜打麻将,想要拉他们两个入伙,却被喻文州坚决却不失礼的拒绝了——一次熬夜对后面几天的精力的影响可不是开玩笑的。

       因为有很多人临时要在这里过夜,黄少天和喻文州被安排在了另外一位亲戚的家中,发现自己居然无事可做的黄少天要求立刻向住处出发,周围人纷纷表示同意:

       “少天你快去吧,你再不走我们耳朵都要炸了,真不知道你们队长是怎么忍受你的……‘

       ”哎我说你们这些人,我哪里吵了你说你说你说啊,我们队长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觉得我烦……“

       ”行行行少天你最不烦了再见好吗?“

       去住处的路说远也不远,二人决定干脆走过去。

       乡村的夜晚静悄悄的,路上连盏路灯都没有,只是借着路边人家窗户中透出的一点点光在地上映出一点斑驳的影子。一整条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黄少天低头在前面踩着影子一蹦一蹦的,喻文州在后面慢慢跟着。

       ”少天今天怎么不说话呢?“

        ”诶?我没怎么啊,就是忙了一天有点累……对了队长我给你说,你今天有没有看到那几个姑娘看你的眼神,她们后来还来找我要你的电话了呢当然机智如我是肯定没有给他们的……“

         ”少天当然不能给,毕竟我家里还有个人在等我回家呢对吧?“喻文州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点笑意。

         ”队长!你怎么还记得……“黄少天被这句忽然提起的话吓了一跳,”文州我只是为了引开敌方的火力覆盖随口说的文州你千万别生气啊……“他忽然就说不下去了,因为落后他几步的喻文州忽然就加快了步伐,走到他身边,拉住了他的手。

        “怎么是随口说的呢,少天不愿意等我回家吗?”

        ……原来在这里等着呢。黄少天忿忿的想,想要挣开手往前走几步掩饰一下尴尬却发现手被抓得很紧根本挣不开只好作罢。

        喻文州转过头,看着忽然被消音的黄少天的侧脸,在月光下可以看见蓝雨年轻的剑圣有一点脸红,但是眼睛却很亮,像是黑暗中的一点星光。他刚准备再说点什么,黄少天却开口了:

        “文州我给你说,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这种环境,有种世界上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感觉,但是又觉得如果真的只有我一个人那该多寂寞啊,所以我一直很想找到一个人陪我一起,两个人活在一个世界里……不对,我到底在说些什么……”他顿了頓,转过头去看着喻文州,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又很坚决地说,“总之,文州,我很开心可以和你分享我的人生。”

        第二天才是婚礼的日子,根据黄少天的说法,正式的婚礼在G市早就办过了,现在只是趁过年酬客而已,所以今天也没什么仪式,最有意义的活动就是抢个红包。

        和新郎最后确认了一切准备完毕后,黄少天 就彻底没事干了,闲不住的他干脆拉着喻文州去看表演。

       说是表演,其实就是找的乡下所谓的表演团搭的一个台子,几个人咬着不标准的普通话唱着十几年前风靡大街的情歌,一群人围在下面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时不时看一眼。离开始还有一会,一群闲不住的开始互相撺掇着上台高歌一曲,底下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起哄吆喝着,黄少天也混在里面凑热闹,几个哥哥嫂嫂躲不过被闹上去唱了几首,接着目标就瞄上了黄少。

       “喂喂喂你们来围我干嘛我唱歌又不好听,你们这些比我大的还不快乖乖上去,一人一曲了事,我在下面给你们录像就好了……”黄少天在人群中躲来躲去,嘴巴依然不停。喻文州早就站在了安全地带,看戏一样的看着他笑。

       “那可不行,这种场合少了你立马逊色不少,你不上怎么对得起新郎对你的殷切希望和给你的红包!”

      再不上去就不好了。黄少天站定,拉拉衣角,故作高傲:“去就去,让你们听听本剑圣的歌喉!”

      “剑圣”二字到是提醒了大家,不知是谁躲在人群里吼了一声“喻队也一起上啊!”这里毕竟是G市的乡下,这里的一部分人因为黄少天的关系和喻文州还算熟,剩下的多数年轻人即使不玩荣耀也是听过剑与诅咒的名声的,顿时一起开始起哄。

       一直在看热闹的喻文州表示根本不明白怎么忽然战火就烧到他头上了,刚准备想办法回绝一下黄少天就从台上蹦了下来跳到喻文州面前:“来把队长?”

       黄少天明显刚才一通玩闹非常开心,脸红红的,眼睛里也闪着光,而自己却浑然不觉。喻文州忽然就不忍心拒绝这样的他,一个失神就被黄少天往台上拉去。舞台前摆了一个花门,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黄少天拉着他穿过了花门上了舞台。

        歌是黄少天选的,这里只有一些很老很老的歌的伴奏,又要切合婚礼主题,他翻了半天才抱怨着很多歌都没听过边指了一首歌征求喻文州的意见。确实是他们两个人都会的歌。

        《最浪漫的事》。

         “少天确定?”喻文州的声音很低,只有他们两人听得到。

        “……就这首吧,要不队长你来翻翻看,都不知道这歌单是多少年前的歌了,能找出一首会唱的也很不容易啊。”

        前奏缓缓响起,黄少天先开口: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

         听听音乐聊聊愿望

         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他的声音还是近乎少年的音色,很是清亮,任谁都听得出来这首歌是他唱给某一个人的,但只有他身边的喻文州才知道他只是在唱给他一个人听。

        然后喻文州接上:

        “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

        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

        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

        喻文州唱歌的声音和他平时说话的声音差不多,有些低,但是很有磁性,黄少天听的差点跑神。接下来的合唱部分如果不是身边的喻文州拉了他一下他根本不记得唱。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为了方便看那仅有的一份歌词,两个人站得很近。在等待间奏的过程间,一直低头看歌词的黄少天忽然就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刚好遇上喻文州投过来的目光,两个人在这偷来的一瞬对视间相视一笑,然后撇开视线——喻文州在背景音乐的喧闹中听到有女孩子的窃窃私语(“啊啊啊蓝雨正副队我圆满了”)即使很想在这里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情,他的理智也告诉他再下去他就要逾越了。

        下去的时候喻文州走在前面,他没有拉黄少天,但是却很自然的走过了花门。

        有人和黄少天开玩笑:“少天我给你说,我有朋友是你们的粉,她一直在说蓝雨正副队特别配,我还不信,今天一看还真的有点啊”

       黄少天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好他凭借他绝佳的垃圾话功底搪塞了过去。

        最受欢迎也是最重要的发红包环节到了,然而黄少天被喻文州封杀了参加这一活动的权利:喻文州有幸见识了半小时前在新房进行的那一轮抢红包,群众对于这一活动的热情超乎了他的想象,他很担心黄少天参与进去后万一发生什么推搡伤害到他自己。

     “啧啧啧果然只有这种时候最能激发出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啊!”黄少天站在人群最后面不禁咂舌,身旁的喻文州却没有接话。

      “少天。”

     “诶?”

     “少天,你会后悔”他的声音很轻,保证前面激动的人群听不到他说的话,但在黄少天耳朵里却像是一声炸雷,即便是他,也绝少听到喻文州这么不确定的语调。

       “队长你在说什么啊,没事我为什么要后悔,还有莫名其妙的我是要后悔什么啊?”他转过头皱着眉看着他的队长。

        “你会后悔选择我,走着一条艰难的路吗?可能一辈子都不能接受亲人的祝福,也不能,”他停顿了一下,“牵着你喜欢的人走过花门,不能拥有一场盛大的婚礼。少天这两天也在想这个问题吧?”

       “我……”黄少天哽了一下,有点自暴自弃的甩手,“队长你果然够了解我,我想了,也确实很认真的想了啊,没有婚礼我是有可能很后悔啊,但是你不觉得为了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而放弃会更后悔吗?文州你一天都在乱想些什么啊,你不会后悔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后悔呢?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台上新郎新娘正在互相说我爱你,然后新娘背对大家抛出手中的花束。不知是有意还是单纯手劲太大,捧花直直的越过无数伸出手去接的少女朝黄少天砸来,正在认真探讨人生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倒是喻文州反应够快一把抓过才避免类似”蓝雨王牌因脑震荡缺席常规赛“之类的新闻出现在报纸上。

         面对众人的起哄喻文州处变不惊,一把把花束塞到黄少天手里。

        ”卧槽队长说好的手残呢,这种时候怎么手速一下子就提上来了……“他终于注意到周围人如狼似虎的目光,”哥哥嫂子新婚快乐啊,我说你们谁要过来拿就好了,我又不是什么未婚少女,我说你们看我干什么转回去看台上啊你看新郎新娘等的多着急啊……“

        等到大家的注意力移开后黄少天狠狠地打了喻文州一下,”我说队长你这是干什么,这可是我嫂子对你找对象无比殷切的祝愿啊!“

       ”我对象不就是少天吗?还有少天,你不知道有一种说法吗?“

      “?”

       “你猜啊^^”

      "喂队长你什么意思,刚刚胡乱怀疑我的罪过还没有算呢,老实交代你刚刚想说什么……"

      真的没什么,喻文州在心里偷笑,只是听说把新娘捧花给喜欢的人代表——新人的今天,就是我们幸福的明天。

      有你在的每一天,都是我的荣耀。

           THE END

——————————————————————-————————

 番外中有原创女主设定黄少妹妹,以及和正文并没有什么关系,多少带入了一点我自己的感情吧,想过如果我能有机会见喻队会怎么样。

依然OOC严重


番外

      中午吃饭走的是流水席,无所事事的喻黄二人决定多等一会,反正也不着急。

      两个人站在屋外的土坡上聊天,然后一个女生忽然就急匆匆的跑过来,一个急刹车差点没刹稳掉进田里,还好被喻文州一把拉住。

       “谢谢。”她上气不接下气地挥挥手,嘴里不停:”少天哥我找你大半天了手机也没开你居然在这里——“她忽然转头看见了喻文州,忽然就失语了,愣了两秒后声音陡然拔高一个调:”喻——喻队!“

       还好黄少天早有准备,一把捂住她的嘴,对看过来的人笑笑示意这只是个意外,低声说:”死丫头声音小一点,你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你亲爱的喻队,再嚷嚷一下我们可以直接上下期《电竞周刊》了好吧 !“

      在她点了头后黄少天才放了手,”好了,亲眼看到你亲爱的喻队了,要摸赶紧的,别掩饰了你看你脸都红了,还有,你你急着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哦,那个啊,“她看了看四周,”你们两个跟我过来一下可好。“她说着就去拉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手,但是在触及喻文州衣袖的瞬间忽然反应过来:”喻——喻队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喻文州以前也从来没有在这种情况下遇见过粉丝,事实上他觉得这个女孩的反应很好玩,但还是习惯性地安抚了一下。

       她把两个人扔到一处不会被众人发现的地方,然后丢下一句”等我一下马上回来“就几乎是跳起来逃跑了。

      ”啧啧啧好久没看到她这样子了,真该拿个相机拍下来。“

      ”他是少天的妹妹吧?蓝雨的粉丝?“

      ”嗯,我堂妹,从第四赛季就开始粉蓝雨,到现在是死忠粉一个,还有,你看出来了吧,她可喜欢你了,据说粉蓝雨就是因为对你一见钟情,当时就是她在后面帮我攻略你,还有几次礼物都是她帮我把过关的,后来知道我们成了后大半夜给我打电话数落我让我一定要对你好,如果知道我敢欺负你就跟我没完,也不知道是谁的亲妹妹。“

       “这样啊……忽然很想好好认识一下啊,”喻文州沉默了一下,“感觉如果没有她我根本骗不到你。”

       “喂文州你什么意思,什么叫骗到手,还有她看上去听话本质是个小魔女好吗!不过,”他顿了顿,语气变得有点郑重,“她是真心喜欢你,你应该不知道吧,不对你肯定不知道,她是你微博后援团的骨干队员,也干过逃课去看决赛的事,就是我们夺冠那次,下场后我不是先走了后来才去和你们汇合嘛,就是这死丫头来找我,当时我给吓了一跳,哭的眼睛都肿了,反复说她喜欢你了这么久终于看到这天真是太开心了,我给你说我差点都没忍住和她抱在一起哭。后来她被她爸妈打了一顿在家里关了一个假期,我去看她她还龇牙咧嘴地对我说她一点都没有后悔,还有一次你微博转发过她的一条微博,她发短信给我炫耀,我说要不要我给你说一声让你多翻几次牌,那丫头过了很久才回我,说算了,她默默喜欢你就好了千万不要打扰你,弄得我想给你讲她的故事都不好意思了。诺,今年她高三,还非要回来这一趟说要让我给你转交个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又在弄什么,文州我给你说,等一下不管她要干什么你可都不要欺负她也别给她说我给你讲了这些啊!”

       “……我是那种人吗”虽然前面的故事让喻文州队长深深地感叹,但是对于后面的话题转化他表示不能接受。“她好像和你很像。”

       “队长你也这么觉得吗,我家那些亲戚都说她是我的翻版—” 

      “  谁是你个死话唠的翻版啊少天大大不要这么无耻好吗!”那女生终于回来了,手里还抱着个什么东西。

      “喻文州队长……”虽然面对黄少天谈笑风生还可以喷垃圾话,但转过头面向男神还是有点拘谨。

      “叫我哥哥或者直接叫文州都可以的。” 

     “哥夫可以吗?”

    “……”

    “开个玩笑……嗯,文州哥,首先,生日快乐。这个是我们给你准备的礼物。”她指了指手里的那个包裹,递给喻文州,“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是我们后援团小伙伴准备的一份全国漂流瓶,最后全都汇总到这里了,直接寄到战队怕丢了,我本来准备直接拿给少天哥帮我带给你,但是既然有机会就直接给你好了。”

      “……”喻文州拿着那包东西,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谢谢你们。“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文州哥,可以来一个拥抱吗?听说得到战术大师的祝福可以保佑考试高分呢。“

     喻文州失笑,把东西递给黄少天,伸出了双臂。

      一个简短的拥抱,分开之后一边的黄少天却吓了一跳,”诶诶诶你哭什么啊,见个偶像至于吗,又不是没有机会了,以后我每个假期都把他带过来还不行吗?“他一边手忙脚乱的找纸一边嘴里不停,”别哭了啊男神面前注意一下形象啊,你不怕他把你的丑照拍下来做黑历史吗!“

      喻文州先一步找到了纸递了过去,她接过,擦了擦,红着眼睛看向同样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喻文州,声音还不是很稳,却很坚定:”喻——喻文州队长,我想代表我那些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亲眼见过你的同好们对你说,你是我们心中最好的队长——黄少天你闭嘴你要听告白我回去发个微博号召一下给你录几千条都没问题——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会站在你身后。我们都以喜欢你——或曾经喜欢你为荣。“

       说完这段话她脸已经红透了,转过身就想跑,被眼疾手快的黄少天拉住,”跑什么跑,告完白就想走这么没那么容易,来来来文州人交给你了,想怎么处置随你便。“

      ”我吗?“蓝雨的队长笑弯了眉,”我也以有你们这样的粉丝为荣。“ 

         THE END

——————————————————————————————

第一篇写完的同人。

以及如果有人想看,我还打算写一个以番外中女生或黄少亲妹妹为主视角的故事

会有人看吗(☆▽☆)

欢迎探讨人生ヾ(o◕∀◕)ノヾ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