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的海

隔窗赖有芭蕉叶,未负潇湘夜雨声。

【韩张】十三等于一

梗来自新概念第三册第二课,原文在最后,多处对话直接来自新概念原文翻译

到处OOC

————————————————————————————————

荣耀大陆有个霸图城,城里有个牧师叫张新杰。

牧师张新杰的日常任务之一便是为城中的大小事向村民们募集捐款——他从不担心会失败,因为霸图的保安队队长会跟他一起。保安队队长叫韩文清,霸图居民很尊敬他,每次看到他不苟言笑的脸总是下意识的就交出了钱包。

但是有一件事张新杰一直觉得很遗憾,城中有一座教堂,教堂里有一盏很大的钟,以前不分昼夜打点报时,但是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因为一场外敌的袭击,钟遭到了损坏,从此便无声无息了。张新杰一直想把钟修好,但因为这钟是霸图的象征,对整个霸图城意义重大,工艺自然不可能简单,再加上年代太过久远,制作这种钟的技艺几近失传,再加上霸图地处荣耀大陆边陲,平时少有外人往来,从王城请个机械师也是一笔硕大的开销,便一直将那钟搁置于此不去理会。

一天夜里,张新杰却被钟声惊醒了,他摸到眼镜,艰难地看了一眼表,才一点钟,他本以为那钟终于被他的虔诚打动了自己修好了自己,响一声报个信就差不多了,却没想到那钟整整响了十三下。猝不及防被打扰了睡眠并且在这十三声钟声中彻底清醒了的张大牧师决定去看看到底是谁干出这等丧心病狂之事。借着手电筒光,他看见了钟楼上的一个熟悉的背影。

“韩……队长,你究竟在这上面干什么?”

韩文清吓了一跳(虽然并不能看出来),显然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把张新杰弄醒。“我想把这口钟修好,嗯,我每天晚上都到钟楼来,好几个星期了。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你确实给了我一个惊喜。”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语气里听不出情绪。他明智的决定避开诸如“打开钟楼的门的唯一一把钥匙在我这里你是怎么上来的”之类的问题。

“顺便说一句,你大概同时把城里所有人都吵醒了。不过,钟又能报时了我还是很高兴的。但是,你是怎么修好它的呢?”

“前些日子雷霆的肖时钦发信向城里的图书馆寻求一本书,作为回报他告诉了我修这类钟的办法——但是问题是,”霸图的保安队长面上是少有的沮丧,“不错,钟是能报时了,但是,恐怕每到1点钟,他总要敲13下,而且我暂时还没有找到办法。”

“我相信大家会习惯的。韩队长。但是我还是很好奇,大家都已经放弃修好他了,为什么你还要这么执着的修好他呢?”

韩文清抿了抿嘴,“新杰,现在很晚了,我们回去睡吧。”韩文清的脸有些黑,但这显然吓不住张新杰,“我觉得在这钟将我从睡眠里吵醒之后,我现在足够清醒去听队长你的原因。”

“好吧。”韩文清足够了解张新杰,他很清楚的知道现在的情况下张新杰是不会让步的。

“在为肖时钦寻找那本书的时候,我找到了一本城志,里面记载了一些关于这座城的传说,”霸图人心中的勇者走到塔楼的边缘,手指敲打着不知有多少年历史的砖块,“上面写着,”他深吸了一口气,“上面写着,在夕阳下的钟声里对喜欢的人告白,就会得到这座城守护者的祝福,永远在一起。”

张新杰深深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所以队长,你的意思是你有喜欢的人了?”

“……”韩文清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片刻的沉默后一声来自塔下的咆哮打破了平静:“我靠老韩,准备个告白你都要搞这么久,还是不是霸图的汉子了,我大半夜的帮你看门让你爬钟楼我容易吗我!我给你说你再不下来我就回去睡觉了啊!”

“……”韩文清头上爆起青筋,深深觉得自己真是找错了队友,“张佳乐你他妈给我闭嘴!”

楼下的张佳乐还没来得及回嘴,就看到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塔楼的边缘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在认出那是谁之后,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弹药专家后退了半步:“那啥,新杰你也在啊,那啥,你就当我半夜梦游跑到这儿来玩了啊,我……我先回去了……老韩你加油啊!”

望着张佳乐落荒而逃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夜色里,张新杰转过头看着身边的韩文清,“队长,解释一下吧,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以及你打算给谁告白。”

“……你。”

“?真心话大冒险又输了?”张新杰表示自己好像又看不懂剧情了。

“韩文清感到迷之无力,你每天黄昏都会上钟楼来,我一时冲动就定了这个计划。本想等钟修好了之后就问你的,没想到现在,”他看起来很沮丧,“钟没有修好,还打扰到了你,你也什么都知道了。”

“你想问什么。”一直静静的听着的张新杰忽然问。

“……什么?”韩文清一时没反应过来。

“如果你想问我,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我会怎么回答呢?”张新杰没有看他,而是低头看着沉睡钟的霸图城。

“你的意思是……”韩文清显然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估计想到自己丢脸的事都做完了也不差这一件,于是咬咬牙开口:“我知道现在这样很没有氛围,我也不确定你的答案会是什么。但是我确定我很认真的喜欢你。所以,张新杰,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张新杰忽然就笑了,他看着韩文清的眼睛,“十三下当然不如一下,但是总比没有好。”看着韩文清明显困惑的表情,他接着往下说,“这种事情没氛围当然不如有氛围,但是说出来却比一直不说好。”他眨眨眼,“我很愿意。那么现在,”他转身朝下塔楼的楼梯走去,“你愿意来与我喝一杯茶吗?”

韩文清最后看了一眼漫天微笑的繁星,又看看张新杰黑发下露出的微红的耳朵,跟了上去。

END

*后来两天没睡着的韩队长终于想起张新杰常备的茶都是在需要熬夜时用于阻止他十点钟自动关机程序启动的,每一杯都是特浓级别的。很明显这是他对于韩文清半夜吵醒他这一行为的报复。

*那天回去后被张新杰居然半夜出现这种事吓到了以至于一整晚没睡着的张佳乐先生发来贺电

*但是两天没睡着的韩队长看看身旁人的睡颜表示两天睡眠换来一个爱人是非常划算的买卖。

*然而韩文清从此再也没有尝试过打扰张新杰的睡眠。

*早已看穿了一切的林敬言表示他才没有指使方锐把那本城志放在韩文清去找书的必经之路上,并且真诚的祝福韩队长和张牧师可以幸福一辈子。


*其实张新杰每天黄昏登上塔楼是为了看在此时巡视整个城市的保安队队长,然而他不知道他正在注视的那个人早已爱上了他逆着光的身影。



————————————THE END———————————————

写完我都不敢回头去看一遍

其实只是因为想不通为什么半夜一点要去喝杯茶

原文如下:

Our vicar is always raising money for one cause or another,but he has never managed to get enough money to have the church clock repaired.The big clock which used to strike the hours day and night was damaged many years ago and has been silent ever since.
One night,however,our vicar work up with a start:the clock was striking the hours!Looking at his watch,he saw that it was one o'clock,but the bell struck thirteen times before it stopped.Armed with a torch,the vicar went up into the clock tower to see what was going on.In the torchlight,he caught sight of a figure whom he immediately recognized as Bill Wilkins,our local grocer.
'Whatever are you doing up here Bill?' asked the vicar in surprise.
'I'm trying to repair the bell,' answered Bill.'I've been coming up here night after night for weeks now.You see,I was hoping to give you a surprise.'
'You certainly did give me a surprise!' said the vicar.'You've probably woken up everyone in the village as well.Still,I'm glad the bell is working again.'
That's the trouble,vicar,' answered Bill.'It's working all right,but I'm afraid that at one o'clock it will strike thirteen times and there's nothing I can do about it."
We'll get used to that,Bill,' said the vicar."Thirteen is not as good as one,but it's better than nothing.Now let's go downstairs and have a cup of tea.“

各种打滚求勾搭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篇文的小伙伴ヾ(o◕∀◕)ノヾ

评论(1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