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的海

隔窗赖有芭蕉叶,未负潇湘夜雨声。

【喻黄】长天净(1-3)

写在文前:1.题目随手取,与内容无关

               2.这不是一篇传统意义上的同人文,私设黄少有个妹妹,全文以妹妹视角写,感情戏并不那么多,大概就是……一篇耽美文以父母的角度看待那种感觉,可能兄妹亲情向也会占很大一部分。

               3.本段喻总没上线,打tag是为了方便自我检索以及表明主cp,喻总个人tag等他上线了再打

               4.欢迎各种讨论,谢谢看到的同好们ヾ(o◕∀◕)ノヾ


1.

黄少天有个妹妹,亲生的那种。

黄少天的妹妹叫黄菁,比他小将近六岁。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一些俗,然而其实这个名字是黄少天翻遍字典想出来的,并且他表示很满意:“这名字怎么不好了,黄菁黄菁读起来多顺口啊!既没有辜负这个姓,又同黄金的音,完美的表达了妹妹在我心中黄金一般的地位,你们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

好吧,言归正传。

黄少天算是那种通俗意义上的哥哥,平时该欺负该奴役的时候毫不手软,也干过把妹妹手上吃的东西坑蒙拐骗地弄过来这种事,小时候致力于带着妹妹上房揭瓦但是挨骂的关键时刻却毫不含糊,在妹妹考砸的试卷上模仿签字也不是没有干过。用黄菁本人的话来说,“黄少天是个好哥哥——我是说如果他可以帮我做作业那就更好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黄菁从来没有嫌弃过黄少天,甚至兴致上来的时候还能和他打个嘴炮,虽然平时没有那么喜欢说话,但是毕竟是黄少天的亲生妹妹,嘴皮子翻起来得吧得吧丝毫不输给黄少天。


黄家的两兄妹,曾以为他们的人生会像无数个普通人一样平凡但是幸福地走下去。


2.

黄少天大概十四五岁的时候,一款名叫“荣耀”的游戏火了起来。

那年黄少天刚上高中,正处于最不想学的时候,而他偏偏上课开小差都可以在年级里排到一个相当不错的名次,家里管得严平时又不让用电脑,中午跑到学校旁边的网吧便就成了常事。

黄菁当时还在读小学,离黄少天的高中并不远,父母工作忙,便干脆把接送她的任务交给了黄少天。

虽然是小学和高中,但是下午放学时间事实上并没有很大的差别,于是黄菁习惯了每天下课后去隔壁的高中校园找个板凳做作业,等着哥哥在放学来找她,然后坐在自行车后座上顶着不少女孩子羡慕的目光听着黄少天讲着他一天的故事边向家的方向驶去。

黄少天大概是在荣耀开服第二年的时候开始接触这个游戏的,那时其他的游戏上已经很少有人能胜过他的了,于是他便转而玩起了荣耀。

他偷偷攒了几个月的零花钱,又找黄菁连哄带骗地借了一点钱买了读卡登录器接在父母为了便于他查找资料而买的个人电脑上。

他忙着连登录器的时候黄菁就抱着本书坐在他旁边的转椅上划过去划过来歪着头看他摆弄,看了半天突然叫了他一声。

黄少天没抬头,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哥,你账号卡的名字给我取吧?”

黄少天好不容易安好了登录器,冷不丁听到这一句整个人都不好了:“你想干什么,黄菁我警告你啊你可别乱来,以前没发现你有取名字的爱好啊,老实交待你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黄菁一脸无所谓,“我最多就是一不小心就把你买了个登录器的事情当八卦给妈妈讲了咯。”

“……可别啊,小菁你看我平时对你多好的对吧,不就是取个名字吗?”黄少天一脸就义般的英勇,“来吧,妹妹取的名字哭着也要用下去!”

黄菁白了他一眼,坐到他调出来的取名页面上,想了想,“其实我当真很想给你来一个引人注目的名字,不过看在你这么痛快的份上,”她一下一下的戳着键盘慢慢打出了一个名字,“这个怎么样?”

“夜雨声烦?”黄少天凑过去看了看,“好像很不错的样子,看不出来你这么有文采啊!”他说着就按下了确认键,“我觉得我都不敢想你本来准备给我搞什么名字的,话说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吗?‘巴山夜雨涨秋池’?”

看着哥哥亮闪闪的眼睛,她晃晃手上的诗词大全,“非要说的话,夜雨取自贺铸的"未负潇湘夜雨声。至于‘烦’呢,”她顿了顿,“就是想单纯地表达一下对你能少说点话的期待咯。”

“……黄菁你给我等着!”

“又不是我强迫你用的,确认键还是你自己按的呢!”黄菁一脸“你能奈我何”的表情,看得黄少天憋屈不已。

屏幕上已经是新手村的场景了,黄菁坐在一边看着,忽然问:哥,你准备玩什么职业?”

“我同学都建议玩战法或者神枪手,不过我比较想玩剑客,舞起剑来刷刷刷刷”他从键盘上抬起手比划了几下,“是不是很帅!”

嗯,黄菁在心里默默点头,接过黄少天递给她的键盘试了试,又把操作权还给了他。

“话说你真的不玩吗?”这是拼命卖安利的黄少天。

“算了吧……”黄菁摇摇头,“等你把级练上去并且亲身体验很好玩了之后再带我算了。”她的指尖点上屏幕里的NPC,“我总觉得这个游戏你会玩出点什么名堂。”

“游戏还能玩出什么名堂?”黄少天不以为然,“虽然你的第六感是很强啦,但是我总不可能去当电竞选手啊,爸妈知道了还不得打死我。”

“感觉而已。黄少天我可提醒你啊,玩上瘾了没人救得了你啊!”

“知道了知道了,你看我玩什么游戏上过瘾?好了现在我要开始征服这个游戏了……不对,什么声音?”

“……妈她好像回来了……”

“……我去……还不快藏起来啊!”

今天的黄家,也是一样的兵荒马乱呢。


3.

黄菁说的话果然成真了。

黄少天的游戏天赋在荣耀上表现得格外明显,很快,黄菁在学校都有听她玩荣耀的同学说过一区有个夜雨声烦了。

满级之后黄少天没有加公会,他嫌弃周围的同学水平太低,干脆独来独往。

他虽然是高一,但是作业依然一层一层的压下来,没有那么多时间泡在游戏上,只能趁晚上刷完作业或者周末上完补习班到接黄菁下钢琴课的那一点点空隙中去玩两把。

这么点时间想去刷个副本显然是不够的,所以黄少天干脆把精力投在了抢boss上。

很快他就成为了一区的知名人物,黄菁曾围观过他抢boss,一个人在公会玩家中穿行抢到boss就跑,后面兜着的一众玩家被气的跳脚却也无济于事,虽然知道这不是什么道德的行为但黄菁还是觉得她哥简直帅哭了。

……然而现在情况好像发生了一点变化。

自从在一次抢野图boss的时候遇到了那什么蓝溪阁的老大索克萨尔带的队把黄少天活活搞死了之后,两边又有意无意地干了几场后,就像是跟黄少天杠上了一般,只要他出现在蓝溪阁面前,那些玩家就会集体转火对向他进行攻击,虽然黄少天很会钻空子,但还是抵不过人海战术的轰炸。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挤出来玩游戏的时间都在被杀中度过,又无法摆脱这种困扰,气的他话都变少了。

秉着敌进我退的优良传统黄少天决定绕开蓝溪阁去抢其它公会,倒是相安无事了一段时间,但是大概一个月后蓝溪阁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摸清了夜雨声烦的上线时间开始对他进行追杀,于是一边做作业的黄菁每个星期都会看见黄少天开着夜雨声烦一路狂奔边刷文字泡,后面跟着一群人追着他满地图跑领头的术士还刷着文字泡和他对骂,直到气得黄少天忍不下去冲进人群然后迅速被虐死。

……所以这是为了什么呢?一旁的黄菁对着作业想到,顺手画了一大片文字泡。

黄少天不是没有小号,但是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他玩游戏这么多年从来还没有这么憋屈的时候,从来都是他虐菜一样的对别人,哪有被这么欺负过。气不过的他在屡次躺尸后终于向索克萨尔提出了竞技场见,然后,那是另一场屠杀。

“所以哥,你想知道那个索克萨尔是什么人吗?”在黄少天又一次被虐杀之后黄菁终于忍不住了。

“靠!他还能是谁,总不可能是一叶之秋的小号吧!”黄少天自己都数不清死在他手上多少次了,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内心就有种崩溃之感。

“……你知道那个荣耀联赛吧,我同学说索克萨尔就是蓝雨队的队长,也是和一叶之秋大漠孤烟齐名的号。”黄菁虽然自身不怎么玩荣耀,但因为黄少天的关系平时同学聊天也会在意一下,再加上黄少天是个专注于竞技场的人,不知道这些也是情理之中。

“……哦。”黄少天听了过后沉默了一下下,又点击了下一场的开始。

“你们这样要耗到什么时候呢?”黄菁有些急了,她想不通为什么哥哥要把目标放在打败索克萨尔这种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上面。

“就算他再厉害,总有一天我也能打败他。”黄少天这次甚至没有回头,年轻而带着稚嫩的侧脸上是一往无前的坚定。


一切事情的转折发生的那天黄菁记得很清楚。那天依然是一场虐杀,虽然黄少天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但是很显然和索克萨尔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所以唯一不同也就是死相的好坏而已。

输了第不知道多少场的黄少天去厨房倒水了,而黄菁用着夜雨声烦满地图跑着看风景,忽然间一个对话消息就蹦了出来,她扫了一眼发现是索克萨尔,下意识觉得一定是发来嘲讽或者是继续约架的,顺手就点开了。然后她不敢相信地盯着那几个字,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的她终于冲着厨房大喊:“黄少天,快过来!”

听到声音的黄少天迅速出现,在看清楚那几行字后他同样有种自己仿佛在梦游的感觉。

屏幕上对话框里的字却一个个清清楚楚,映照着少年从来没有想过的梦,那上面写着,“小子,想参加职业联赛吗?”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