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的海

隔窗赖有芭蕉叶,未负潇湘夜雨声。

【喻黄】长天净(12)

写在文前:1.题目随手取,与内容无关

               2.这不是一篇传统意义上的同人文,私设黄少有个妹妹,全文以妹妹视角写,感情戏并不那么多,大概就是……一篇耽美文以父母的角度看待那种感觉,可能兄妹亲情向也会占很大一部分。

                3.欢迎各种讨论,谢谢看到的同好们ヾ(o◕∀◕)ノヾ

12.

下午剩下的两节课黄菁都没怎么听,满脑子都是如果黄少天知道了怎么办,魂不守舍到同桌用担心的眼神看了她一个下午。

下课后她顺着人流出教室,就看见两人站在教室外面,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看到她走过来,黄少天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倒是喻文州还是笑着。

“走吧,”他看了看黄菁不解的表情,“你哥给你请了一晚上的假,今天晚上回家。”

黄菁“哦”了一声回教室收书包,事实上就算黄少天不帮她请假她也想主动提起,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她现在并不想和同学深入探讨,但是正是因为黄少天这样的态度,反而让她觉得害怕。她知道班主任一定告了她的状,这段时间的状态她自己也清楚,但是她不知道班主任是怎么说的,而她哥又是怎么想的。


他们在外面吃了饭才回去。回去的路上喻文州开车,黄少天坐前座,黄菁抱着书包坐在后座,黄少天少见的从头到尾没有开口,黄菁也没有心情开口,她觉得自己压抑了很久的情绪仿佛在一瞬间都翻了上来,要很用力才能让自己冷静。

把他们送到后,喻文州就先回战队了,兄妹俩上楼,进门,黄菁一言不发地抱着书包走进卧室,想要关门,却被黄少天抵住了。她又试了试发现确实关不了,于是干脆不管了,一屁股坐在床上。

黄菁上初中后黄少天就搬到另一间卧室去住了,但是他才发现这个屋子和他走之前差不多,也许是她本身的喜好问题吧,反正根本看不出是一个还在爱做梦的年龄的女孩的房间。

他压住火气,“小菁,今天你们老师给我说你这段时间状态很不好,是发生了什么吗,有什么事你要说出来啊,一个人闷在心里算什么啊,是不是爸妈的事影响到你了……”

不知道是哪句话戳到了黄菁,她一下子抓起枕头就向黄少天扔了过去,“我发生了什么?我能发生什么?你们这些人,都是一样的!现在又来问我算什么事!”扔完枕头她还是不解气,还想要找点什么继续扔,却没有发现自己其实已经满脸泪水了。

黄少天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以为今天的事对她影响有点大,想着先让她冷静下来再说,于是走到她身边攥住她的手腕,却没想到他一使力,黄菁便不可抑制地哆嗦了一下。

他觉得不对,强烈的直觉让他伸手去挽起黄菁的袖子,却没想到面前的黄菁在看出他的意图后疯了一样地想要逃开,甚至还踢了他一脚。奈何生气的黄少天执着地可怕,硬是压着她拉开了袖子。

那一瞬间黄菁放弃了所有的挣扎,往床上一倒,捂住了眼睛。而黄少天睁大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

是刀口,就割在手腕上,一条一条的排列着,有几道完全还没开始长,还泛着红,在她白而细的手腕上显得触目惊心。

“黄菁,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这样对自己?”黄少天喃喃地说着。

而黄菁只是摇头,哀求他不要再问。他叹了口气,明白今天这番谈话注定不会有结果,走出了房间,片刻又提着医药箱回来了。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把他的妹妹扶起来,跪坐在地板上给她的伤口消毒,为了避免她再度自残还给她包了几层纱布。

整个过程里黄菁一直在哭,直到黄少天低头开始收东西的时候她才哽咽着开口,“哥,对不起……”

黄少天的动作顿了一顿,“没有。”他停了一下,“你没有对不起我。你以后会懂得,你对不起的是你自己。”他收完东西,发现妹妹已经把自己滚进了被子里,裹得像个树袋熊,他有点想笑但是又笑不出来,只是亲了一下她的额角,“睡吧,不管有什么事,睡一觉起来就都好了。”

他关上灯,走出卧室,这才注意到客厅地上的一片狼藉。

他不知道,上个星期他客场比赛周末不回来,黄菁也终于厌倦了在一个人的家里收拾她父母的战场了。

半夜黄少天起来喝水,睡眼惺忪地路过黄菁的卧室,下意识地往里面望了一眼,却被吓了个半死,只见窗子大开,黄菁就穿着睡裙坐在窗边抱着膝发呆,他立马冲进去,连拖带拽地把她弄会床上。

黄菁被吓了一跳,不过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误解了什么,赶忙解释,“哥,你想多了,我没有想跳楼,只是睡不着起来看看风景。”

黄少天这才松了口气,看向黄菁的眼神却很严肃,“小菁,我跟你说,不管你是发生了什么,愿不愿意跟我讲都随你,但是只有一点,永远不要轻视生命,知道吗?”

“……嗯。”

黄少天看着她乖乖地躺回床上,才往外走,背后的黄菁却突然开口,

“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麻烦,一天都在给你添乱?”

他的脚步顿了頓,却没有转身,“有的时候是会觉得你很麻烦啊,照顾你这也要想那也要想,就像有的时候你会觉得我很烦一样,但是不管怎样,你都要记住,我是你的哥哥,不管遇到什么,我都会挡在你面前的。”

黄菁没有再说话,躲在被子里看着哥哥挺拔的背影,感觉鼻子有一点点酸。

而黄少天,在听到她这个奇怪的问题之后,想起那天那个阿姨语焉不详的几句话,觉得自己似乎有点明白发生了什么了。


第二天早上黄菁遵循生物钟很早就起了床,坐在书桌前无所事事了很久才看到黄少天一脸迷茫地抓着头发走出来。

“哥,我今天可以——”

“请一天假不去上学?等我刷个牙就帮你打电话——看什么看?”他无视了黄菁目瞪口呆的表情,“你在想什么我还不知道吗?”

刷牙的时候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叹了口气,直觉马上将有一大片烂摊子出现。

“好了我先走了,警告你一个人在家里不要玩得太过,厨房里的刀具我都收起来了,午饭自己出去吃想吃水果就带皮啃,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给队长申请了今天开手机知道了吗?”临出门的时候黄少天还在一边换鞋一边念叨。

他打开门的瞬间一直在背后看他的黄菁忽然就开口,“哥,这周比赛赢了我就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黄少天没有说话,动作却停了一下,微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关上了门。


所以第二天的比赛就只有用残暴两字来形容。

本来就打的是一只中下游的小战队,整个蓝雨却不知道为什么仿佛疯了一样碾压式的打法弄得对方都要哭了,连郑轩都一脸惨不忍睹地喊着压力山大一边死命往前冲。

团赛结束后对方战队也差不多要疯了,最后握手的时候咬牙切齿地看着喻文州。

“——不好意思,”喻文州一摊手,依然是温和的笑,但是怎么看怎么欠抽,“但是今天少天赶着回家有事。”

哦,有事你们就一起发疯对吧,赶时间就可着劲欺负我们吧!对方冷漠脸。


发布会后喻黄二人避开记者的视线再一次借走了经理的车,黄菁这次看完比赛自己先走了,他们也就直接回去。这次喻文州没有先回去,而是跟着他一起去了黄家——为的是防着兄妹俩一言不合就打起来。

屋里没有开灯,黄菁就坐在沙发上抱着一只玩偶兔不知道想啥。黄少天顺手开了灯,她有些迷茫地朝他们那边虚着眼睛看了一眼,飞快地做了个决定。

“那个……”她慢吞吞地说,却被黄少天意识到不妙马上开口:“想反悔吗已经晚了,条件是你自己说的,你看我把文州都带回来了你忍心让他白跑一趟吗?”

“我就是想说这个啊,我是想,既然文州哥也来了,你介意我跟他讲,他再跟你讲吗?”

黄少天目瞪口呆。

他无力地挥挥手示意他们要走快走,嘴里还念念叨叨地,“行行行要去你们快去,我在外面等你们,真是的好不容易养大一个妹妹居然就这么被勾走了,喻文州你自己说到底对我妹干了什么……”


“为什么想跟我谈呢?”他们进了黄菁的卧室,还顺手关了门隔住了企图偷听的黄少天。

“因为直接跟哥哥说他会伤心的……而且总觉得说起来很尴尬。”黄菁摊摊手,看起来一脸不在意。

“他会伤心……是跟你和少天父母的事有关吗?”

“等一下文州哥你等我想一下该怎么跟你说……其实一句话就可以讲完,我爸妈闹离婚,他们谁都不想要我。”黄菁终于还是一口气就说出来了,嘴角还在努力想要保持微笑,说到后面还是忍不住哭了。

喻文州瞬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