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的海

隔窗赖有芭蕉叶,未负潇湘夜雨声。

【喻黄】长天净(13)

写在文前:1.题目随手取,与内容无关

               2.这不是一篇传统意义上的同人文,私设黄少有个妹妹,全文以妹妹视角写,感情戏并不那么多,大概就是……一篇耽美文以父母的角度看待那种感觉,可能兄妹亲情向也会占很大一部分。

                3.欢迎各种讨论,谢谢看到的同好们ヾ(o◕∀◕)ノヾ

               4.最亲爱的天天生日快乐!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也还会有很多很多个爱喻黄的夏天!


13.

喻文州出来是近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黄少天想要闯进去又觉得不好,贴在门上偷听又只能听到黄菁隐隐的哭声,越听越心烦意乱。现在看到他走出来又带上了门就明白那个死丫头一定是又哭着哭着睡着了。

“怎么样文州,她说了吗?”

喻文州点点头,示意他到他房间里慢慢说。事实上他现在也需要想想该怎么给少天交代,刚刚黄菁发现瞒不下去后干脆破罐子破摔交代了个彻底,而那些内容……说实话喻文州听着都觉得心疼得不行。其实他挺怕黄少天听完就直接冲出家门的。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在他慢慢讲完那些内容之后黄少天没有立即爆发,而是拿着手机走到了室内阳台打了几个电话,这次倒是打着打着就吵了起来。

他回来的时候满脸怒容,手机往床上一摔又差点弹到地上被喻文州堪堪接住也没注意到,整个人就像一头困兽一样愤怒而不知所措,找不到发泄的地方最后把桌子上垒着的一摞杂志狠狠推到了地上。

“黄少天!”喻文州终于忍不住了,他扣着他的手腕把他拉着坐在了床上,又蹲下身去捡那堆散落了一地的杂志。

他垒到一半的时候黄少天终于差不多冷静了,自知理亏地在后面轻轻叫了一句“文州……”

喻文州头都没抬一下,“别给我道歉,等你冷静下来了再跟我说话。”

黄少天果然闭了嘴,等到喻文州收完东西直起身才开口:“刚刚是给叔叔阿姨打的吧,他们怎么说?”

提到这个黄少天的火气又上来了,“靠,他们两个也真是有脸,不要小菁理由还那么冠冕堂皇都说给对方带对她会好很多,他们有没有想过小菁的感受!你没看到前天晚上小菁问我她是不是给我添了很多麻烦的时候有多小心翼翼,我妹妹什么时候被折腾成了这幅样子!”

喻文州坐在他旁边听着,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很清楚黄少天有多么爱这个妹妹,况且这种事情……哪个正常的父母做得出来?

“他们是为什么……”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措辞,还没问完就得到了答案。

“靠说到这个我就来气,刚刚我给那个阿姨打电话她发现瞒不下去就都跟我说了,当时我爸出轨的时候我妈刚好怀上小菁,还抱着挽回的心思生了她,结果并没有用,估计也是把火都撒她身上了吧。”

喻文州以前就对黄家的事有所耳闻,但是没想到居然乱到了这个样子,他忽然就很庆幸黄少天可以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出如此正常的性格。

黄少天还在絮絮叨叨,“我猜小菁早就知道了,这么大的事这孩子怎么能憋着不说呢……”

“那少天,你准备怎么办呢?”这才是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还能怎么办,他们不要我养呗,难道我还能看着小菁变成小太妹吗?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还养不起一个孩子吗?她是我妹妹啊!关键就是她阴影这么大,以后如果自暴自弃了怎么办……”

喻文州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拿起来看了看,露出笑容:“解决办法来了。”

“诶诶诶文州你在干什么?”

黄少天扳过喻文州的手机,喻文州也纵着他闹,上面是QQ页面,对方是一叶之秋。

“靠靠靠队长你和这个脸T聊什么聊?”他一边嘟囔着一边看起了聊天记录。

【索克萨尔】

叶神,在吗?

【一叶之秋】

哟,手残怎么忽然找我了?

【索克萨尔】

想问问叶神会不会带孩子。

【一叶之秋】

……文州没看出来啊小小年纪孩子都这么大了,老实交代,孩子是谁的?

【索克萨尔】

少天的^_^

【一叶之秋】

………………你们蓝雨真乱。

【索克萨尔】

叶神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是不是沐橙又给你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微笑 是少天的妹妹,青春期教育问题。

【一叶之秋】

哥是荣耀教科书,又不是生活百科大全,怎么这种事都来问我……

不过哥还真知道,等着,我去给你找人,记着欠我一个情啊

【索克萨尔】

谢谢叶神,那我就去问少天他愿不愿意讲了^_^

【一叶之秋】

……


“什么情况?”黄少天一脸懵逼。

“叶神自己不是养了个苏沐橙嘛,又有……那件事,所以我猜他很有经验。”喻文州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知道苏沐秋的故事,也知道他已经走过去了,才这么大胆地去问。

“所以呢?”

“他给了我这个。”他晃晃手机,是一个新群,群名是……

“拯救妹控行动组?什么鬼东西?天啊为什么张佳乐张新杰都在这里?”

“不止,”喻文州拿过手机又划了一下,“还有叶神自己,王杰希,方神,孙哲平,哦对了,还有韩队。”

还没来及发表更多的惊异,群里的对话就已经刷起来了。

【一叶之秋】

诶我说喻文州,你手速慢跟人说话也卡带吗?哥好不容易说服张新杰等着帮你,你怎么还不出来?

【索克萨尔】

我说叶秋你能不能别一天都嘲讽队长,信不信我跟你PKPKPKPK,话说这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邪门?

【冬虫夏草】

有黄少天的地方整个屏幕都感觉不一样了,还有你能不能别拿着你家队长的号刷这么多话,很有一种反差萌你知道吗?

【索克萨尔】

靠靠靠靠靠方士谦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石不转】

黄少天给你五分钟时间,要问的事再不问我就睡觉了。

【索克萨尔】

…………我可以先问一下找你们求助有什么用吗?

【一叶之秋】

哟原来小朋友还不知道啊,新杰和乐乐作为单亲家长可是考过了国家二级心理师证的,三百年专治青少年心理问题。

【索克萨尔】

………………说好的大家都连高中都没毕业呢!仿佛队伍里出了两个叛徒。

【石不转】

那是你。我好歹也是X市高考理科第十。我坚持认为上完高中再考虑未来是每个义务教育下好少年的传统美德。顺便说一句,还有三分钟,你想好了吗?

黄少天抬头看了眼喻文州,想想现在也没有什么其它的办法,一咬牙在对话框里打了一长段话发了上了。

起码三分钟内都没有人说话,最后还是叶秋打破了沉默。

【一叶之秋】

这个也真是……啧啧啧

【索克萨尔】

天啊这么一打出来才知道这件事情居然如此之乱,你们有什么办法吗?我觉得再这么下去我们一家都要疯了。

【石不转】

……我看了看这个可能比较适合找张佳乐前辈

【冬虫夏草】

杰希说他也没什么经验就,建议找乐乐+1

【百花缭乱】

靠,大半夜的找我干嘛?这么晚了新杰你还没睡?黄少天?你们在干嘛?

【一叶之秋】

哟乐乐上来了,来来来这里组织正需要你呢。

【百花缭乱】

等我补一下记录。

又是片刻的沉默。

【百花缭乱】

烦烦你这个确实挺麻烦的,我还真没见过这种家长。不过归根到底还是要看你自己怎么解决,是和你父母一样的打算还是怎么。

【索克萨尔】

当然是把她带大啊,换做是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会有其他选择吗?

【百花缭乱】

这倒也是。那我建议你平时多陪着她一点,不是我说,你们家能把一个初中生放养这么久简直心大得可怕,我猜那孩子也是不愿意去接受心理治疗的,两个星期后过来打比赛我顺便和她聊聊吧。

【石不转】

可惜霸图的客场已经打过了。

还有,最好给她换个环境吧。

【一叶之秋】

行了行了也不早了,问题知道在哪里了到时候再慢慢聊,该睡觉的就去睡觉吧

我猜话唠已经感动地流下了泪水。

【索克萨尔】

靠靠靠叶秋谁哭了!

但是真的谢谢你们。

嘴上说得很硬气,但是喻文州在旁边看得真切,黄少天分明眼睛都红了。你说,让张新杰不按时睡觉,张佳乐放下手里孙哲平手伤导致的一系列事情来帮忙,这得是多大的一个情。

顺便说一句,那天晚上黄少天和喻文州睡的一张床,半夜喻文州在梦中觉得自己要被掐死了挣扎着醒过来发现黄少天手搭着他脖子。他叹了口气把他的手弄下来,黄少天吧唧吧唧嘴翻了个身,滚进了喻文州的怀里。他一瞬间僵住了,片刻后才闭上眼睛,假装无意地把手搭在了黄少天身上。

黑暗中他们相拥而眠,仿佛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爱人。


评论

热度(3)